當演出嘎然而止 — 法國表演藝術工作者的罷工

間歇性表演藝術工作者佔領巴黎城市劇院

文‧圖/許雁婷 (2014.7)

每年夏天,法國最受矚目的亞維儂藝術節,今年在間歇性表演藝術工作者(intermittent du spectacle)的罷工威脅下,險些重演2003年的罷工事件,停辦藝術節。儘管最後藝術節持續舉辦,間歇性表演藝術工作者的抗議之聲,已引起更多藝術節觀眾的關注。

7月1日,就在亞維儂藝術節開幕前夕,藝術節工作人員聯合向政府施壓,威脅可能停辦亞維儂藝術節。藝術節總監Olivier Py聲明:「一旦失業保險協議確認通過,罷工和藝術節的取消在所難免,沒有這群間歇性表演藝術工作者,沒有任何節目能夠演出。」

起因:失業保險政策重議

這場抗議與罷工事件,起因自今年3月22日, L’UNEDIC(法國管理失業保險的機構,由部份勞工工會、企業雇主等社會夥伴組成)提出對間歇性勞工的失業保險政策擬定變動條款的協議草案,6月26日政府通過此項協議 (詳見註1)。「間歇性表演藝術工作者」包括表演者、劇場設計人員、技術工作人員等,當他們未受雇於公司行號,而為獨立表演藝術工作者時,以自由工作者型態接案維生,因此為「間歇性」工作。但「間歇性勞工」囊括所有其他非長期受雇、全職的勞工,此項協議影響廣泛。

以間歇性表演藝術工作者而言,法國原本的失業保險政策規定,若工作者可證明十個月內工作時數滿507個小時,則在未來8個月期間能依照過去10個月的工資比例領取失業津貼。若持續工作,則能讓此系統繼續循環下去,凡失業期間,都能獲得津貼補助。

保障表演藝術工作

這項失業津貼系統源於1936年,最早主要是為給予電影工作者更多保障,讓他們免於「間歇性」工作的憂慮,在失業期間仍能獲得相對應的津貼。直至今日,法國間歇性表演藝術工作者因為有這項失業津貼制度,得以更安穩地持續在工作領域中耕耘,亦能延長他們在此行業的工作壽命,其他歐盟國家少有能望其項背者 。舞蹈、馬戲、音樂演奏者等主要以大量身體勞動工作的表演藝術工作者,或許最能彰顯這項制度的優勢,試想身體在幾乎無法休息的情況下,工作年限十分有限。至於導演、設計人員、劇作家、編創者在真正進表演場所工作前付出的心力、創意成本難以估算,自然亦不在話下。表演藝術工作者的成本結構與工作時間原已有必要被重新思量。

在巴黎工作30年,近10年居於亞維儂的劇場藝術總監Patrick Baty,今年在亞維儂藝術節中的法國勞工工會(Confédération Générale du Travail,簡稱CGT)劇場帶領團隊演出,他說明,工作時數通常只能以進入表演場地工作的時間計算,意即,譬如一齣劇作的醞釀、創作、籌備期,由於還沒進到劇場演出,都不會被計算為工作時數,就算「失業」期間。「在巴黎這樣大城市還有較多工作機會,亞維儂則更困難,要達到制度的工時已經很不容易。」Baty說。

影響:全國泛起討論漣漪

然而,失業保險適用於所有類別的短期受雇人員。亞維儂藝術節工作團隊說明,現在高達86%的勞工都是合約工,沒有長期保障的全職工作,政府通過失業津貼更動的協議,是想犧牲這所有人的公共失業保險,轉而與民營的保險公司簽約。2003年,此制度已改變許多,益發不利於勞工,法國音樂研究組織IRCAM亦在今年其主辦的MANIFEST藝術節中說明,2003年制度改變後已重創藝術工作者的穩定性,而今年UNEDIC重新擬定的失業保險協議,更將導致表演藝術產業系統的崩毀。

但是今年,亞維儂藝術節工作團隊認為,最嚴重的部份在於,不僅是間歇性工作人員,而是86%的合約工都將受到影響。只是直至目前為止,法國媒體都將焦點鎖定在間歇性表演藝術工作者,亞維儂藝術節工作團隊認為,這是政府刻意分化勞工來模糊焦點的典型範例。

他們表示,今年之所以決議持續舉辦藝術節,是為了讓更多人關注這個議題,他們在藝術節接待中心中庭廣場舉辦公共論壇,邀請哲學家、社會學者、記者以及大眾一起討論,在表演節目中發聲,他們希望傳遞:「我們所捍衛的,是為所有勞工!」

不僅是亞維儂藝術節,事實上從6月開始,法國各城市的藝術節因這議題罷工取消部份節目者不在少數,未取消的節目或藝術節,幾乎也都在演出前或節目單中發表聲明,表示決定不罷工,但反對政府簽署新協議的理由,甚而邀請觀眾在表演結束後參與討論。

針對失業津貼制度的新協議,與法國面臨經濟衰退的新經濟改革方案脫不了關係,而抗議的獨立表演藝術工作者、CGT、CIP(臨時勞工協會,Coordination des Intermittents et Précaires)、亞維儂藝術節工作團隊等,針對間歇性表演藝術工作者條款部份,共同向政府提議在不扼殺失業保險系統的情況下,同時減少預算的提案,如:排除全年只為同一雇主工作的合約工,因為他們基本上能夠轉型為全職員工;提高領取失業津貼的門檻(目前為一個月4,600歐元,可降低此數字至譬如3,000歐元);幫助孕婦工作者擁有更好的保障;延長勞工投注部份薪資於失業補助基金的期限(因失業津貼即來自於勞工薪資投注其中作為共同基金)……等等。政府雖持續邀請專家討論,但至今對他們的提議毫無回應,受訪者皆對目前情況表示不樂觀,預計此案將於9月定案。

後記

法國時間6月29日傍晚,巴黎城市劇院(Théâtre de la Ville)一場碧娜.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的演出《Palermo Palermo》,因一群間歇性表演藝術工作者佔領劇院,臨時取消演出。我正是持有那場演出票券的觀眾之一。在等待確認演出是否取消期間,佔領團體邀請觀眾一起聆聽他們和劇院的對話討論,而後有代表向觀眾說明原委,觀眾都安靜聆聽甚至不吝給予鼓勵。在場幾乎所有人都與我一樣,在演出前一個月排隊2至3小時才買到門票,卻願意聆聽一群可能讓我們鎩羽而歸的抗議者,道明他們必須這麼做的理由。偶爾有部份觀眾想打斷發言者,還會被周遭觀眾以噓聲要求他們別吵。即便最後抗議者與劇院和舞團溝通的結果,演出必須取消,觀眾也只是默默離開或到票口退費,並未引起爭執。法國友人們說,這源自於他們的革命傳統,算是難得的好傳統。我驚歎於在抗議現場,這番仍願意冷靜彼此聆聽與討論的現象,心想這是台灣現階段特別需要學習的態度。引發我對失業津貼制度改變的關注,便是從那天開始。

關乎個人權益的事件,通常亦代表著關乎一至多個群體,每個人隨時可能成為那群體中的一份子。或許因此,在法國為數不少的罷工、抗議事件中,儘管造成大眾不便,民眾亦有抱怨,但多數人總願意先嘗試以同理心去理解。就這次事件抗議原委來說,同樣的,實則關乎高達8成以上法國勞工的權益,而非僅是表演藝術工作者。

2-Avignon-劇院標語

註1:

L’UNEDIC新協議中,針對間歇性表演藝術工作者的變動主要有:

  1. 增加課稅5%,亞維儂藝術節工作團隊(Collectif du In)表示,原本表演藝術工作者在間歇性勞工之中已負擔最重的課稅。
  2. 若在被檢視的10個月之內,工作時數無法達507個小時,則以間歇性勞工身分領取失業津貼的資格就將被取消,轉換為適用一般系統,而一旦被轉換身分,將難以再回到間歇性表演藝術工作者身分。
  3. 失業津貼是依據個案情況補助,由失業代理機構Pole Emploi來衡量計算,在機構計算清楚到給予津貼的這段期間(預估為35到75天,一般被暱稱為「死期」),間歇性勞工若無新工作,等同有一到二個半月沒有任何收入。新協議提議將間歇性表演藝術工作者的這段期間更改為一種過渡期,預計在這段期間仍然支付他們部份津貼,但將從稅收提撥。亞維儂藝術節工作團隊反對說道,他們不希望大眾繳納的稅來支付少數勞工,而是將這個不公平的死期政策取消。
  4. 當間歇性勞工一個月薪資加津貼達4,600歐元以上,便不能再領取失業津貼。亞維儂藝術節工作團隊說明,「這只會給一般大眾錯誤印象,好像我們領取高薪資,還要以間歇性勞工身分來偷取失業津貼。但實際上只有低於百分之5的間歇性勞工可能達成這個數字。」目前,間歇性表演藝術工作者中只有約43%能夠達成工作時數領取津貼。
  5. 針對其他非表演藝術間歇性勞工的主要變動則是,新規要求間歇性勞工每次工作都必須暫時性的正式受雇於某一單位,才能被歸於此類別,否則一樣轉換為適用一般系統。亞維儂藝術節工作團隊說明,這不符合多數間歇性勞工的工作方式,估計將使他們每個月減少300歐左右的收入。此外,所有勞工(不僅間歇性勞工)若投訴雇主,在審訊結果出來之前,都將不會獲得失業津貼。(本文原刊載於Art Plus藝術地圖雜誌2014年八月號)